食尽其用|在家也能做“食物拯救英雄”

admin 27 0
2019年的夏天,我成为了一名“食物拯救英雄”。
“食物拯救英雄”来自英文Food Waste Hero,即致力于减少食物浪费的人。虽然难以考证“食物拯救英雄”的概念最早是谁提出的,但在英国民间已至少使用了十年。比如,2011年成立的英国非政府组织“零食物浪费英雄计划”(Plan Zheros - Zero Food Waste Heros)就是根据这个概念命名的,组织名中的Zhero创意地结合了zero和hero两个英文单词。
我的“食物拯救英雄”之旅始于减少食物浪费的分享平台Olio。英国有不少物品置换的网站和社群,还有遍布社区的慈善商店和庭院拍卖,但旨在免费分享过剩食品的网络平台和手机应用程序,Olio还属首个。
初次使用Olio时,我将信将疑地给发布了免费水果广告的摄影师安娜丽莎发信,很快得到答复。安娜丽莎的住所离我不过步行十分钟,她告诉我,当天拍摄广告时剩下不少作为餐点的水果。在Olio发布信息,不但减少了食物浪费,还能和邻里互动。
随后的几周,我也学着安娜丽莎,清理了厨柜,把用不到又尚未过期的食品在平台上分享,常常不出一小时就有人申领。
我发现不少Olio用户都会定时发布超市、餐馆剩余的食品。原来,他们是“食物拯救英雄”,即经过Olio培训的特别志愿者。Olio作为社会企业,它的盈利模式即与连锁超市、餐饮场所等企业签订协议,收取费用帮助这些客户处理食物废弃物。原本,这些企业就需要支付当地政府来处理食物废弃物。现在,食物获得拯救,而企业也为环境和浪费问题尽了一份力,何乐而不为呢?
除了大型企业,“食物拯救英雄”也可自行与小型商户联系,它们可以免费使用Olio的基本服务,比如,利用志愿者发布到平台的过剩食物数据来调整订货数量,最终达到减少食物浪费的目的。
其实,早在1960年,美国就有占领闲置住房、发放免费“被拯救食品”(rescued food)的运动,主要诉求为反对资本主义生活方式。2003年,纽约市出现大批自称为“免费食物主义者”(Freegan)的群体,他们会自取商店后门垃圾箱里食品,并崇尚纯素食主义(Veganism)。大约在2006年,英国也出现了“免费食物主义者”,主要以挑战浪费和消费主义的生活方式为诉求,但不再强调纯素食主义。这股风潮随后在美国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、新加坡等地继续风行。特别在2003年到2008年间,“免费食物主义者”的活动占尽了世界各地的报纸版面。
法国电影大师阿涅斯·瓦尔达在2000年拍摄的纪录片《拾穗者》(Gleaners and I),就对资本主义生产链和环境保护有所反思。从田地里不规则的土豆到废旧的汽车轮胎,她身体力行成为“拾穗者”,记录下将“废物”变成“宝物”的过程。近年来,随着气候变化问题日益严重,人们对食物浪费的关注和了解也越发深入,“免费食物主义者”和“食物拯救英雄”的队伍壮大,逐渐成为与关心气候变化、减少过度消费等环保议题紧密相关的群体。食尽其用|在家也能做“食物拯救英雄”-第1张图片-华润娱乐

“是的,我百分之百靠拾掇垃圾活命。”图片来源:阿涅斯·瓦尔达,《拾穗者》(2000)

但在我看来,“食物拯救英雄”在减少食物浪费、环境保护的同时,也富有联结社区的意义,并通过基于社区的志愿服务,逐渐改变人们——无论是志愿者还是志愿对象——对消费和食物的看法。
让浪费变美食
作为“食物拯救英雄”,我家中不免会剩下些没分发掉的食材。暂且不提为何一颗苹果、一袋胡萝卜会被超市标上使用期限,以往我可能会直接把这些快过期的食物倒进社区堆肥箱里。可是,英国慈善机构浪费与资源行动项目(WRAP:Waste & Resources Action Programme)有报告指出,英国每年要浪费约950万吨、价值约190亿英镑的食物,直接或间接产生超过2500万吨的温室气体。
近年来,商家逐步意识到零售阶段的食物浪费,并加以应对。比如,乐购在2018年就将销售阶段的食物浪费降低为零,通过捐献给慈善机构或在Olio这样的平台免费分发。莫里森(Morrison)利用“剩饭剩菜”(Too Good To Go)手机程序,将快过期的食物用“盲盒礼袋”的方式,极低价出售给消费者,以此减少食物浪费。
然而,在零售阶段的食物浪费只占英国全部食物浪费总重量的3%,而家中产生的食物浪费高达70%。
家中产生的食物浪费和过度消费是分不开的。无论是捆绑销售、节日促销,还是新兴意见领袖(influencer)“带货”和美食公众号行销,最终目的就是促成消费。而作为消费者,我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人造的“需求”,而非因自身所需而购买。我们常一时冲动“囤货”,最后无法及时用完而造成浪费。
在英国,最常见的食品浪费是面包。据统计,全英每天要扔掉2000万片面包,即使价位高、颜值美、用料健康的天然酵母面包,也常常成为让店家头疼的“剩余食物”。现在,许多面包房开始回收当日无法销售的面包,送到酿酒厂酿成啤酒,伦敦还有只用剩余面包酿造啤酒的品牌成立,美名其曰“干杯”(Toast,有“干杯”和“切片面包”的双重含义)。
现在,我也开始光顾“热爱食物,痛恨浪费”(Love Food, Hate Waste)这类分享各种减少食物浪费良方的网站。即使在Olio的简易论坛上,“食物拯救英雄”们也常分享减少食物浪费的良方,比拼利用剩余食材创造美食的菜谱。
我学到了猕猴桃可以和苹果一样不削皮啃着吃;牛奶微微加热,再滴几滴醋就变成了茅屋起司(Cottage Cheese),酸奶用棉布过滤就变成了软芝士,大大增长了食品的保质期。我还用剩下的面包做过布丁、放在汤里的油炸面包块,还用带有坚果粒的杂粮面包喂过野鸭——根据英国野生动物保护团体的建议,让它们也多吃点坚果杂粮保证“均衡饮食”。食尽其用|在家也能做“食物拯救英雄”-第2张图片-华润娱乐

剩饭剩菜食谱。图片来源:https://www.lovefoodhatewaste.com/

食物共享与社区联结
我志愿服务的商家多为本地的独立商户,它们的经营者不但有减少食物浪费的意识,许多商家本就推崇环保,并致力于社区营造。
在我接触过的商户里,“当季小铺”(The Quarter Store) 算是别具一格。这家小超市由本地年轻企业家麦克斯·费斯蒙(Max Fishman)在2020年5月创始,最初的理念就是在疫情中,为本地独立品牌和企业搭建一个集中销售平台。超市原本只有一个小小的柜台,掌柜麦克斯总喜欢站在柜台后面埋头工作,从店外看去像极了旧时的杂粮杂货铺。
英国开始封锁时,由于欧洲供应链紧张,大超市的食品柜台经常缺货,而“当季小铺” 正好补缺,产品包括本地面包房的欧式面包、小产量咖啡、酒品以及近郊农场的蔬菜、水果和农副产品。
去年年末,“当季小铺”在距原址不远处的步行街上盘下新门面。店铺前身是家纺织品店,旧招牌没拆就重新开门营业了。小超市做出了点名气,货物品种也随即增加,有家在西伦敦因疫情封锁而转营高级西点的五星级餐厅,也成了“当季小店”的供应商。由于开门时间和供货量的不确定性,他们新开了社交网络账号,发帖更新开门时间和当日供货,有点“日供百份,售完即止”的味道。食尽其用|在家也能做“食物拯救英雄”-第3张图片-华润娱乐

“当季小铺”新址。图片来源:The Quarter Store (Instagram)

新开张的“当季小铺”在搬家后,不再是Olio的会员,但志愿者团队依旧自发为“当季小铺”分发剩余食物,顺便为本土企业和品牌打免费广告。现在,这里新开了咖啡吧,还能找到附近网红餐厅的即食外卖盒,而最新的环保清洁品牌也在小铺的橱窗里占了一席之地。
我会在途经时带一杯外卖咖啡,并和朋友推荐这家本土超市。可以说,志愿者和志愿对象通过减少食物浪费结缘,并口口相传,形成了支持当地经济和小型商户的良性循环。
而另一种社区支持则体现在食物浪费的去处。比如,在2009年成立的非政府组织“食物循环”(FoodCycle)自创始来,以社区厨房的形式拯救了超过425吨剩余食材,相当于100万顿餐点。志愿者在英国各地成立社区厨房,定期向社区居民发放免费餐点,不但以较体面的方式帮助了有需要的居民,又增进了社区联结。
“食物拯救英雄”一年多的经历,改变了我与食物的关系,加深了我对过度消费和气候变化的理解,更改变了我对“社区”这个概念的切身体验。现在,每次打开冰箱或厨柜,我不会去想还需要添置些什么,而是哪些食材需要用掉、有什么新颖的菜谱能用完这些食材。
现在,我会敲开邻居的门,用赠送食物的机会和未曾谋面的他们聊上几句。
(作者陈姗姗系多媒体制作人)
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
标签: 美国 纽约 健康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